黑水之旅乐哉 ——游览黑龙江局地印记
就旅行来说,进入耄耋之年后,基本没迈开大步外出,顶多冲出过市辖未敢出省,最多的还是迂回于本地范围的山河及小名胜。难道就此定格,羁绊马腿至终吗?总不甘心。
终于机会来了。在内地麦黄、东北插秧的季节,经自我权衡,精神奋发,权且视为一次考验,与老伴陪同小字辈东北会亲——确切些说是随从和游玩,去了数千里遥远的黑龙江省佳木斯一带,走马观花转了几个地方,也许地域生疏,少见多鲜,感受中颇有乐趣。现选发几个侧面,与感兴趣者共享。
滔滔松花江 内涵引发思绪
离开佳木斯机场,坐在汽车上,亲友司机指了一下左边的流水说:这便是松花江。他是听我念叨才说的。车速快加之黄昏时分一晃而过。来到桦川,住进专门安排的江畔宾馆——迈诺森酒店6楼,在走廊,亲友们先隔窗指远处:这里眺望松花江恰到好处,下楼看江亦近便,这也是俺这里临江的唯一宾馆,甚受青睐。灯光亮处,我们看见了白白的江水。
哪顾劳累?早上起床后,我便先和老伴去江边了。原来这是一个大广场,广场的北端便是观赏松花江的长长堤坝,矮墙硬路,设计雅致,与广场的雕饰、标志等布局十分协调。登坝一望,宽阔明亮的江面,从西向东的滔滔江水远泄而去!对面只看见沿江的绿色灌木。我唱了76年的《松花江上》歌曲,今天才亲眼看见了真正富饶美丽的松花江。日寇侵入、乡亲们流亡的悲惨境况再次在我脑屛显现——我在根据地抗日小学曾演过“9.18”背景的《流浪
逃亡》歌剧,剧中包括我饰演的人物原型,即是这里的流亡乡亲,那是第一次想象的松花江。因而,不由地哼出了“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一句,眼眶里便随神情激昂模糊不清了。那是因为我7岁那年,故乡小城同样被日寇侵占,逃亡乡下,也是因此原由,老师指定我演这块戏,我那年10岁,唱出了眼泪。从此,《松花江上》连同《逃亡》——统称“流亡三部曲”之一、二部,我一直哼唱至今,曲调未变,感情犹深。这次,我们在这个宾馆下榻4天,专到江边不下6、7次,我还单独寻隙偷偷跑去拍照的呢!
离开桦川,并未离开松花江。在佳木斯再踏“木条路”——也许是在炫耀东北木材的富有吧,全系木条拼制。沿江观赏和感受了江水的魅力和市民于岸边的“自唱自娱”表演、熙攘的游人、小卖及高耸入云的纪念塔等景致。原来这里距市内马路不远,乃自然形成的休闲玩耍去处,渊源还是来自松花江。
亲人们最懂我们心理儿,要看松花江就尽数看完,于是又作安排,把我们带到了“三江”汇合的地方。即松花江、乌苏里江与黑龙江汇合的“三江口”。尤其松花江汇入后,好长的一段江面,仍然汇而不合,明显地在江中划出了一条界限,北半部江水偏清,乃黑龙江,南半部偏浑,乃松花江,煞是一道风景,人人嗟叹不已。这不禁使我想起:陕西省有“泾渭分明”的古老泾、渭二水,难道这松、黑二江在步其后尘吗?看来天然景观,也在介入你的思维或给你启迪,该如何解析这如水的“调和”之论呢……
好个“三江口” 承载多项国事
此处为佳木斯市属的同江市辖区,“三江口”实为三江汇合后的黑龙江,亦即我国最东北方向的边界。我们的汽车还驰骋在莽莽荒原时,即看到了一条未曾运行的孤零铁路,那是通往俄罗斯的“国际铁路”,眼前黑龙江上的铁路大桥,看似主体工程已完成大部,唯独俄方那边欠缺,据说也是俄方责任而陷入停工的。我们隔江只能看到对方茂密的树丛和偶尔的橘黄色大型机械在操作什么。中俄边界是从黑龙江水的中间分开的,设有何种设施为界他们未作介绍,只说了近来渔民在这里捕的鱼,有不少是俄罗斯养殖的,因为品种有所不同。铁路未通,江上货运却正常通航。一艘从俄方驶来的货轮,刚刚卸完货停在江边,上边插有我国国旗。这附近便是同江口岸的机关所在地,不乏某些有关的标志,一幢突出彩色国徽的国界石矗立江边,显得无比庄重。另有“中俄边境”石雕及别致建筑物,自然是为旅游所设。从标有“俄罗斯精品”、“赫哲族鱼皮画”及“俄货批发”等广告文字的许多外国式小商房便可看出这里也是中俄经商的场所。
亲人的朋友——一位海事局长,专向我们介绍说这里还是全国最长的“同三”高速公路起点,随即带领观看了有关标志及地图。这是一个也有莫名饰物的广场,在其南端,单独设有一组红色花岗岩雕的小型标志。在一似碑非碑且较艺术的上面,刻有“同三公路起点”6个大红字,下面是“始建于1999年”。底座前的斜面上,刻有“路始于此
江汇于此
海通于此”12个字,地面上则是用同样红色花岗岩石刻制的路线地图,标明了从同江到海南的三亚、途经多少个省、市和地方的名称,其中经渤海和琼州两个海峡,全程5300余公里。我感受说:不枉此行!
冷云英烈女 彰显红色战绩
我们早即知道,好像也看过电影,东北抗日战争时期有个“八女投江”的故事,是说抗日联军中的8名女战士,为掩护部队转移,故意诱敌但陷入绝境,全部投江牺牲,表现了中国人民坚强的抗日民族精神,但从不知八女中的冷云及其英雄壮举。
这次来到桦川,很快就看到了在广场、江岸、陵园等多处专设的冷云雕像和纪念碑,几次穿行过“冷云大街”,还知晓这里是英雄的故乡,其村庄已改称“冷云村”。亲人关照,更让我们亲临“红军小学”,观瞻了“冷云纪念馆”——乃佳木斯市辖内许多个纪念场馆之一。原来冷云是八女英烈中的队长、指导员,义举投江的领头人,这处小学是冷云80多年前从教的母校。纪念馆分几个展室,一位老师以大量的图片、文字及实物,向我们讲解了冷云短暂的一生和成长、从军及战斗的经历。在作家的笔下,冷云“将个人的命运与祖国牵系起来,用自己的明天去赌祖国的命运。”而冷云呼喊的是:“我们一生都交给了党……为了我们可爱的祖国。”冷云的革命精神,激励着三江人民不断奋斗前进。这所小学随即以她的名字命名,学校则以“弘扬冷云精神,六年影响一生”作为立校之魂。近年,习近平总书记赠以“红色基因,代代相传”铜牌及“托起明天的太阳”亲笔题词。各展室除展示了冷云的战斗豪迈英姿,更多的是历届老师和学生通过弘扬冷云精神,在道德修养、革命人生观以及学习知识本领等方面发生的变化和突出的表现及其成果,都为有这所学校和在学校教过书上过学感到自豪。可想在此典范推动影响下,下一代的精神风貌与成长,怎能不让祖国放心?我们虽来自有着共同革命传统的沂蒙根据地,也受到了深刻的教育。
我们还在桦川江畔,观赏了长达百米、文图并茂,记载佳木斯及至“三江”历史沿革、抗日救国、解放战争以及土改、参军、支前和发动群众建设祖国史料的浮雕,在陵园拜谒了包括冷云、敬夫等许多英烈的墓碑。加之各种公共场所里充满正能量的标语宣传,让我情不自禁地赞叹:美丽可爱的三江平原地域,也是一片血染的红色土地啊!
处处舞蹁跹 不愧舞蹈名城
下榻宾馆不几日,对江畔广场的印象,与其说是广场,不如说是舞池。亲人们说,现在气温还低,亦即季节不适宜,在夏季的晚上,偌大的广场,人头鼎沸,拥挤不堪,来得早,散得晚。当然是为的乘凉——江面刮来的风,徐徐爽爽,跳舞和看热闹者各占一半。他说的这“不适宜”的季节,我宁愿放弃了一顿晚餐亲访过一次。
大约18点多的晚饭后,你便看见从四面八方向广场这边凑集的人群和各种车辆络绎不绝,霎时,广场外围的停车场被占满了,随着一方喷泉群高低带彩虹的水柱升降,至少有10余处小场合,在优雅的音乐声中,舞者由少到多,或牵手搂腰,或翘脚旋转,或快步弯腰,或伸臂攀手,各种花样翩翩起舞。我们每谈佳木斯广场舞,都与“大妈”挂钩,可在这里“大妈”极少,还是年轻者女性为多;再是习俗,舞者皆都打扮,从头发到鞋袜,衣服更甭说,甚至有彩绸彩扇,一身绚丽多彩,其熟练程度也堪高级。每个小舞场,围观者确达里三层外三层。单独来乘凉的多是老人带孩童,他们则在树株、花坛或光滑台阶上随意玩耍。除了这次,我们在楼上隔玻璃窗还观赏过多次,早上与晚上不同,好像早上锻炼身体为主,所以我相信亲人们说的那种景况。
我说不愧“舞蹈城”,除广场舞景外,我们逛公园,看见过舞蹈群,我们去大街或坐在汽车里,多次看见路边及某些空闲去处,排队有序穿舞衣的舞蹈队伍,展示阿娜舞姿,非是为引看客,实乃兑现娱乐健身的文化。广场舞系佳木斯独创,并以此命名,这里只是佳木斯所辖的一个县,尚且如此红火,可见源头舞蹈之疯狂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