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与写形、写神等,应同属绘画美学中的审美概念,并非专指绘画创作中的某种形式及手法。追溯中国绘画史,较早提出形的,是西晋的陆机,他说:存形莫善于画。又说:图形于影,未尽纤丽之容。正确地肯定了绘画有存形、图形的作用。然而绘画艺术决不能只限于单纯再现,应高于现实、美于现实。据考证,西晋的庚和首先在论画时将神的概念提了出来,后来

  的顾恺之又有了以形写神之说,他认为要达到以形写神。须有一个迁想妙得的过程,这就要求画家在创作时,将自己的主观情感,潜入绘画对象之中,并浸润于对象,以达到情景交融、主客观统一的境界。至唐代,张彦远便将这种主客观的统一体,明确命名为意。他在《历代名画记》中提到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又说:书画之艺,皆须意气而成,亦非懦夫所能为也。此后.宋代欧阳修有古画画意不画形的诗句等,上述诸家所论的意,都是那种通过画家的主观感受,在理解、熔铸了绘画对象后。所形成的情景交融、主客观的统一体。同时,他们并非否定了形(被否定的应是由单纯写形而产生的形似),相反,绘画只有以形为基础,通过写意等审美活动,产生出意溢于形的高超之作时,方可称之为艺术品。由此可见,写意一词,应与泻意、泄意、倾意、披露胸意同解。以现代语言来讲,即以如倾如注的笔致去抒写艺术家的心志和真情,
它与绘画创作中笔墨的简练与冗繁、线

  条的工细与豪放等具体形式和手法,无过多关联。梁楷的《泼墨仙人图》、方从义的《高高亭图》以及齐白石老人笔下的虾蟹等,实为写意之作,而马远的《踏歌图》、赵佶所绘《芙蓉锦鸡图》以及袁江、袁耀的楼台山水画等,不同样都是写意之佳作吗?

  陈子庄先生论及工笔画时说:工驾笔之工,是指画家用意周到工致、一丝不苟。画时应当同时注意到结构、用意、两方面,下笔则要有意趣。以画墨竹闻名的板桥老人,极力反对那种借口写意而不求于形的画风,早在二百年前便大声疾呼:写意二字,误多少事,非不工而遂能写意也。

  至此所谈,属个人之见,明着自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