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到2015年,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曾多次与中纪委副处长袁卫华接触,套取、打探关于他自己的一些问题线索,试图对抗组织调查。而袁卫华也一一奉告。

黄向袁打探消息后,多次请他喝酒、吃饭,并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礼物。近日播出的中纪委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透露出来这些信息。

袁卫华显然是把自己的执纪执法工作当成了一桩生意,进行长期开发。早在2004年,袁卫华还是中纪委一名科级干部,向某地一名副部级官员泄密其问题线索,而这名副部级官员回报他的,是给他父亲一个大工程。

一名小小的科级干部如何能够撬动副部级领导?全部的秘密就在于科级干部固然职务不高,却掌握着关键的信息。

信息是一种含金量很高的经济社会资源。信息社会看似信息泛滥、信息过剩,实际上有价值的信息仍属稀缺。公权力的构成因素之一,就是掌握某种信息资源,这种信息资源注定是“值钱”的。2011年,国家统计局官员孙振和央行官员伍超明因故意泄露国家宏观经济数据,分别被判刑5年和6年。

像袁卫华这样的执纪执法者掌握的信息更特殊,它通常是一些问题线索、工作秘密,此类信息在“市场”上更加稀缺,如果能够拿到市场上变现,自然就收入不菲。

一旦掌握问题线索、工作秘密的权力失去监督制约,其后果就不是简单的利益交换、权钱交易,而很可能是秩序的崩溃。在这个利益交换的市场上,一方面是腐败分子旺盛的市场需要,另一方面是卖方的极度贪婪。

执纪执法者掌握的问题线索、工作秘密事关腐败分子的仕途和政治生命,而腐败分子又可以通过腐败嫁转获取信息的成本,这使得他们可以不计成本。腐败分子不计成本,无疑抬高了执纪执法者泄密的收益,坚定了他们泄密的决定。

而泄密者通常也不是简单泄密,除了泄密,他们还会帮腐败分子出谋划策,洗刷脱罪,提供“反反腐”一条龙服务,袁卫华即是一个典型。这反过来又使很多领导干部心存侥幸,不仅遇事向像袁卫华这样的纪检干部身上靠、去贴、试图对抗组织调查,而且将执纪执法者当成了自己滑向腐败深渊的护身符和救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