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华作品郑小平作品  最近在北京的各大图书城,有两本关于齐白石艺术的书籍特别畅销,一本是《齐白石艺术欣赏与真伪鉴别》;另一本是《齐白石密码》,两本图书上架一周,销售过万,着实让人惊奇。更让人惊讶的是这本书的作者,他是齐白石再传弟子,还是在京城黄金地段开办艺术馆最年轻的艺术家,他还有一张让京城观众早已熟识的面孔,他就是当代学者型画家、北京电视台财经主持人李海峰。  结缘恩师娄师白  拜入齐派门下  北京商报:中国绘画名家众多,当初您是如何与齐派艺术结缘,成为齐白石再传弟子的?  李海峰:我从小学画,也许冥冥之中有机缘,第一幅临摹作品就是白石虾。虽说当时并不了解齐白石,但是偶然得到的一本齐白石画册让我着迷。后来,我在考大学时报考了艺术类,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的专业合格证提前到达,我与中央美院失之交臂。我应该是惟一携带笔墨纸砚去播音系报到的学生;第二件机缘巧合的事情发生在我大学期间,有次去王府井工美大厦,一件藤萝小鸭子的作品深深打动了我,落款写着娄师白作于首都。多年以后,我按传统礼仪,正式行拜师礼,成为娄师白先生的入室弟子,而齐白石则成为我的师爷。这中间既有我本人审美倾向对齐派的高度认同,也是机缘所致。  北京商报:中国绘画艺术讲究师承,您的两位老师娄师白和吴悦石,他们对您的艺术道路有怎样的影响?  李海峰:早年我正式成为娄师白先生的入室弟子,娄先生的口传心授为我打下了全面的齐派艺术基础;后来我在国家画院高研班进修,导师吴悦石先生为我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让我向广博而深远的文化境界攀登。我非常感激他们,在传承与创新方面给我打下了深深的印记。  探究笔墨当代化  成就学者画家  北京商报:艺术创作与时代发展息息相关,在新的社会背景之下,您如何理解齐派艺术的当代化?  李海峰:笔墨当随时代。只有与时代脉搏共同跳动的艺术才有强大的生命力。民国时期,齐白石艺术具有鲜明的开创性,进入21世纪,在遵循艺术规律的基础上齐派艺术进行了当代化的追求和探索。白石先生的名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说的也是这个道理。齐派艺术的当代化,在构图、色彩、题材等多方面均有拓展的空间。  但我们不能孤立地谈创新,必须以继承临摹为基础。客观地讲,
90%的学画者问题都出在临摹阶段,准确地说就是临摹的功夫不到位。万万不可将临摹不到位形神皆不似的画作,以创新为托辞;继承临摹不能浮躁,创新发展需要勇气,二者相辅相成。既不能以单纯临摹为夸口能事,也不能以孤立创新而夜郎自大。  北京商报:作为齐派绘画艺术当代最具代表性的传承人之一,在继承和发扬齐派绘画的实践中,您认为哪些探索和尝试是有价值的?  李海峰:齐派艺术的当代化在构图、色彩、题材等诸多方面都有拓展空间,尤其在构图方面。构图这个词源于西画,对中国画而言,叫做经营位置、叫做取势不管如何称谓,在二维空间的构建上,我们大有可为。譬如齐白石的牵牛花,叶子全用三笔表现正面;而花朵全用侧面表现虽然自然界中的牵牛花不会规则生长,但白石先生还是放弃了各种立体穿插的丰富造型,流露出了二维空间的审美取向。同时,白石先生晚年的一些作品在抽象化方面也揭开了精彩的序幕,但是命运留给他的时间不够了;抽象化和二维空间有着微妙的关联,其中也许就蕴含着齐派艺术当代化的密码,这些是我目前学术探索的关注点。  北京商报:画坛称赞您为学者型画家,您是如何理解的?为弘扬书画艺术您又做了哪些工作?  李海峰:学者也好,文人也罢,书法、绘画绝不仅仅是简单地使用毛笔的技能。从古至今,前人为我们树立了很多榜样,真正优秀的书画家,并不是单纯的书画匠。正所谓君子不器,在综合文化方面孜孜以求,才能为书画事业提供源源不断的动能。王羲之、颜真卿都不是专职书画家,这是值得当代书画家们思考的。  多年来,我写了若干本研究齐派艺术的书籍并据此进行了近百场齐白石艺术讲座,在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各大艺术院校等地,和大家一起探讨、研究齐派艺术。我真切感受到了齐派艺术的群众基础和强大的生命力。  创办个人艺术馆  传播齐派艺术  北京商报:您是在京城黄金地段开设大型个人艺术馆的最年轻的画家,当时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李海峰:很年轻吗?说年轻,也只是相对年轻罢了。李海峰艺术馆的牌匾,是我在国家画院高研班的导师吴悦石先生题写的。这里不仅仅是我个人书画作品的展示平台,同时也是弘扬交流齐派艺术的场所。开馆以来,各界名流汇聚于此畅谈艺术,颇为风雅。齐派艺术可以当代化,传播齐派艺术的平台同样可以当代化。  北京商报:现在有很多学生弟子跟随在您身边学画,请您介绍一下他们的情况?  李海峰: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师徒传承方式,已经被证明是卓有成效的。我并不否定美术院校的科班教育,但书画学习有其特殊性,师徒传承的方式无法被美术科班教育替代。早年,我在娄师白先生身边学习;娄先生早年又在白石大师身边磨墨理纸代代传承,自然如此。  我收的几位弟子,他们不但学习齐派艺术,而且术业有专攻。张泽卉是动漫专业的大学生,而上世纪中国动画片《小蝌蚪找妈妈》就和齐派艺术有不解之缘;郑小平是北派制扇大师郑高之子,在竹刻艺术方面有扎实的基础,目前正在研究将齐派绘画与竹刻艺术相结合的课题;张燕华和韩雅静分别来自景德镇绘瓷世家和景德镇陶瓷艺术学院,他们已经很好地掌握了在瓷器绘画领域表现齐派艺术的技法,绘制的齐派工笔草虫惟妙惟肖,非常受欢迎。  我的这些学生弟子们通过自身的努力,正在拓展齐派艺术外延,在更多的载体介质上彰显齐派艺术的魅力。一个围绕着齐派艺术打造的综合艺术平台正在形成,他们这一代齐派艺术的后来人,是大有希望的。北京商报记者
隋永刚李海峰  个人简历  著名学者画家,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东城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白石轩首席艺术顾问、北京湖社画会副秘书长、北京电视台主持人及制片人。早年入室,师从娄师白先生,系统学习齐派艺术;后修业于中国国家画院花鸟画高研班,导师是吴悦石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